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奴隶女教师 1-2
奴隶女教师 1-2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做爱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一本dvd一卡一区_美女任你摸A片_小可爱app直播]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6-16 08:13 编辑

第01章 跟蹤狂少年

“起立!”
“敬礼!”
“入座!”
(啊…这孩子是…”
年级委员的号令结束开学緻辞后,新上任的女教师环视班级裏的每一个人,当注意到裏面有一张认识的脸时稍微有点吃惊,她经常在自家附近的散步道上看到坐在前排第二个窗边的那个男生。但女教师马上恢複平静向三年C班的学生们做自我介绍,在黑闆上用整齐的字体写上姓名。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代替休産假的山田老师,从今天开始给大家教授国语课,我的名字是宗像智绘…”
智绘是第一次担任教师,她大学毕业后进入某间大型出版社一直从事时尚杂志的编辑工作,从二十几岁开始被提拔爲主编面向年轻人发布时尚的流行趋势,之所以辞去出版社的工作是因爲她对充满虚饰的流行创作感到空虚。虽然希望换到其它部门却没有希望通过,因爲压力太大导緻身体崩溃。因此尽管身负重望但还是断然辞职,因爲多少有点积蓄所以决定利用一年时间来充实一下自己。
辞去公司工作的智绘搬出之前租的公寓,搬到距市中心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沼津市居住。面对相模湾的沼津市是一座人口七八万的小城,除日铁和私营铁路之外还有各站都停的新干线车站,交通非常便利。气候也十分温暖,前面是大海后面是温泉涌出的山岳地带,由于这样的自然条件作爲观光和住宅城市发展起来。智绘之所以住在沼津市,是因爲已经去世的父亲宗像修司的关係。
修司毕业于美术大学后在东京都内的高中工作,一边作爲美术教师授课一边孜孜不倦地创作作品参加各种画展,不久便展露出迟开的才能。在他五十岁时作品获得相当高的声誉,能以高价卖出,所以作爲专业画家能够独树一帜。于是不等退休就辞去教职,在被称爲沼津市郊外西部森林的别墅地带建立工作室进行独立创作。随着时代变迁,别墅从修司传承到独生女儿智绘手裏,她爲缓解在都市生活的压力从东京搬过来。修司生前与沼津市的联係也是智绘在此地深森学园任职的主要原因。
“辛苦了…请喝咖啡吧…”
放学后被叫到校长室,嘉山啓司这样安慰智绘。七十多岁的坦率老人让智绘坐在接待用的沙发上,自己磨咖啡豆并用过滤器过滤残渣,智绘带着惶恐的神情坐在那裏,老人用熟悉的手法沏咖啡倒进雅緻的杯中。
“不好意思,承蒙您的美言…”
“请不要客气…”
嘉山不仅劝智绘喝咖啡自己好象也很享用,这个既温厚又有教养的老人是深森学园创立者的孙子,也是现在学园的实际所有者。但他不喜欢作爲经营者出现在公衆面前,拒绝担任理事长甘愿担任中学部的校长。排列着美术书和画册的校长室像智绘的房间一样使用了几十年,在这样的氛围中翻阅喜爱的书籍,用精美的容器裏喝自己研磨的咖啡,说明校长是个很充实的人。
“您父亲健在的时候就承蒙他的关照…这次又向您提出无理要求,真的非常感谢…我听说来到此地是爲了静养,可我不考虑实际情况就强行把您拉出来了…”
“啊,不!不是全职而是讲师…而且什麽都不做的话身体会变糟,所以受到您的邀请,真是太好了!”
智绘一边把印有格列芬图案的薄杯送到嘴裏一边注意办公桌后面的油画,这幅风景画描绘的是西森的散步道,从独特的色彩感觉很容易看出是她父亲的作品。嘉山是宗像修司的忠实粉丝,购买过几张高金额的油画。修司在工作室创作的时候经常去拜访和交往,也曾邀请他到深森学园开美术教室。对智绘说承蒙她父亲的关照就是指这件事。因爲有这样的原由,当嘉山知道智绘住到别墅后偶然向她打招呼,来学园补充缺额的国语教师。智绘也认爲一周三天左右上班的话不会有太大负担,所以愉快的答应对方的请求。
“我们的学生怎麽样?”
“很好,不愧是名牌学校…大家给我的印象都很优秀而且都很聪明…”
虽然只是些恭维话,但智绘也知道深森学园在初高中一体的学校裏教学水平很高。当她第一天给四个班上课时,哪个班都能看到很多看起来很聪明的男女学生。
“我们的学生有很多很认真的孩子,应该没有让宗像老师感到困扰的问题儿童…万一有什麽问题的话请不要客气地和我商量…”
“那个,还没到问题学生的程度…”
既然和校长谈的很顺利,智绘踌躇着大胆地问校长一个问题。
“校长知道三年C班的北条怜吾这个学生吗?”
“北条君?当然知道…初中部的学生信息我全都掌握…他在年级裏也是特别引人注目的存在…”
“引人注目是因爲学习吗?”
“是的…差不多总是第一名,即使成绩下降也不会掉到五名以外…”
智绘听到校长的话也觉得很有可能,在她看来北条怜吾是个五官端正给人秀气感觉的学生。
“你对北条君有什麽想法吗?”
校长有些惊讶智绘竟然把和问题学生最无缘的北条怜吾作爲话题。
“其实,我在这所学校工作之前就认识那个孩子,在家附近经常看到他…今天第一次去上课,因爲他在所以有点吃惊…”
“啊,是这样啊…那样的话就没什麽大不了的了…”
嘉山笑着点头。
“宗像老师的家位于西森别墅地的工作室吧…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也去过几次所以对地点很熟悉…实际上北条君也住在那边,那裏原本作爲别墅地区,但因爲附近有公交车站交通非常方便…所以作爲住宅使用的人也渐渐增加,所以宗像老师在自己家附近看到他并不奇怪…”
“啊,原来是这样啊…所以经常和那个孩子见面…”
智绘似乎理解似的随声附和,但她的本意并不是想让嘉山烦扰所以不便多说,但内心却对那个少年的事情感到棘手。之所以这麽说是因爲三个月前搬来之后智绘在工作室附近遇到他七八次,其中大部分都不是偶然而是因爲他专门等在那裏。
(那孩子一定对我感兴趣…)
智绘暗自确信自己的想法,虽然不打算自夸但智绘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虽然她已经三十二岁身体不象以前那样紧緻,但皮肤的张力和滋润的程度和二十几岁前几乎一样年轻。原本轮廓很深的西洋脸型十几岁时就被周围的人说是美女,即使到三十岁美貌依然柔润,岁月增添的女人味营造出成熟妇人的氛围。在担任教师之前一直从事时尚杂志的编辑工作,化妆和穿着的感觉也很出衆。
性觉醒的青春期少年对比自己年长的美人抱有憧憬的情景也没有什麽不可思议,智绘觉得怜吾的行动好象一个跟蹤狂,不过那种事并没对嘉山提起。一方面是保护少年另一方面也是爲保护自己。因爲智绘也对怜吾産生了兴趣,一开始不知道对方的来曆时觉得很恶心,但今天在班裏意外地遇到,还从嘉山那裏听说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这才有些安心,这样一来反而开始在意和怜吾有关的事情。
怜吾是个给人纤细印象的少年,但聪明英俊的相貌却符合智绘的嗜好。在路上擦肩而过时注视她的少年眼中似乎包含着热切的感情,这也满足了智绘的自尊和女人心。对方比自己小得多却成爲自己的学生,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接触让智绘感到刺激和心跳。
“那麽,宗像老师…从明天开始还请多多关照…”
“是我要请您多多关照才对…谢谢您的款待…”
智绘和嘉山打招呼走出校长办公室,得到怜吾的消息让她心情变得格外高兴。智绘开始在深森学园工作已经过去一个月,因爲不是专职讲师所以每周工作三天,但她成爲学生们关注的焦点却是必然的趋势。作爲新任教师加上都市感的衬托,她的美貌给在地方城市长大的男女学生们带来新鲜并带有沖击性的印象。年轻漂亮老师的出现让男生心动,女生即使多少有点嫉妒也会有很多人憧憬和羡慕。
当然怜吾也对新任美女教师着迷,但和其他学生的不同处在于他和智绘以前第见过面,智绘第一次进入教室向大家作自我介绍时他已经对她産生爱慕之情。然而在学校裏怜吾却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口,他把自己对智绘的想法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心裏。智绘每周第三天必定在北条怜吾所在的三年C班上课,怜吾确实象嘉山说那样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她每上一次课就会有这种感觉。
怜吾学习时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的找到问题的正确解答方法,如果猜对的话会明确回答提问,自己也经常举手提问。所以因爲之前说的理由在教室裏没有表现出对智绘有意识的态度,智绘的课也上的很轻松,她对怜吾自然也很关心,当然这些情况其他学生都不知道。但和在课堂上不一样,怜吾却在智绘居住的西之森别墅地区采取相当大胆的行动。
别墅地原本由砍伐森林建成,附近并没有商店街。因此智绘在开车上班的同时也经常在下班后或休息日去郊外的大型超市买食品。公交车站旁边只有一家便利店,所以散步时经常会去超市买忘记买的东西。就在这时怜吾几乎像在附近监视她一样,突然出现在森林的小路上假装偶然地与智绘擦肩而过。当然平时白天智绘不值日的话怜吾也在学校,但傍晚或星期天她外出的话十有八九会遭遇到他。
这确实是有目的的跟蹤行爲,如果同样的事情被别人发现的话她会马上跑进警察局。但智绘不但没有去警察局反而对少年的行动感到有趣,也就是说虽然这是不公平的事情,但如果被智绘讨厌的人纠缠就是跟蹤狂,但她暗自倾心的怜吾却并没有被看作跟蹤狂。因爲怜吾现在是智绘的学生所以无法若无其事地擦肩而过,他总是带着有些羞涩的表情低下头但表情却让人感觉到很可爱。智绘也暗自期待他安排的偶然相遇,如果想延长乐趣的话可以抓住他和他说话。
“你好,怜君…”
智绘亲切地向少年呼吁,她知道同班同学对怜吾的称呼。
“这…你好老师…”
怜吾轻声答应,那天正好是星期天他们两人不用去学校。智绘一边散步一边穿过别墅周边分散的森林,朝公交车站附近的便利店走去,不出意料在稍向靠前的小路上遇到怜吾。
“天气真好啊…”
“啊,啊…是啊…”
怜吾小声嘟哝着想快步走过去,明明一直在等对方但等到面对面时却不敢好好说话。
“喂,等一下!我一直很佩服你知道很多知识…你上过很多补习班吗?”
智绘挽留即将离去的少年。
“不,我没去补习班…”
“不去补习班就能那麽做,真厉害啊…不仅国语其它科目也几乎都是第一吧…”
“那个…叔叔教给我的…”
怜吾带着紧张的表情坦白,因爲被暗恋的智绘夸奖让他的脸烧的通红。
“叔叔?”
“叔叔总是在家,所以会给我做家教…”
“那怜君家是父母…叔叔和你的四口之家?”
“父亲不在…只有妈妈和叔叔…”
“啊,是吗?”
智绘听到怜吾的说明后稍微提高声调,感觉他的家庭很複杂。或许怜吾觉得和智绘聊天很融洽的缘故突然变得有些饶舌。
“老师的课既易懂又喜欢,但教学方法上没有叔叔好…但是老师比妈妈还漂亮…”
(什麽嘛,这孩子!)
智绘对怜吾的话感到吃惊的同时内心也有些不爽,不过他的台词不得不引起她的兴趣。
“你叔叔是什麽样的人?”
“叔叔是小说家…虽然不太有名但知识很丰富,什麽科目都可以教我…”
“你妈妈做什麽工作?”
“妈妈是医生,在东京的大学医院工作…”
智绘听到怜吾的说明好像知道他成绩优秀的原因,怜吾是那种所谓的血脉优良的学生。
“妈妈是个大美人,这可不是谎言…”
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智绘,语调有些严肃。
“原来如此…”
智绘觉得不仅仅是智商,面貌也跟遗传有很大关係。看到鼻梁通透的怜吾就仿佛看到他母亲的美貌。
“但我敢肯定老师比妈妈还漂亮…”
“谢谢……能得到怜君的夸奖真是荣幸…」
智绘再次被怜吾说成是美人脸上很是兴奋,虽然口气很在但他的话却包含着无法恭维的真实感。
“对了,怜君说我是美女…那你怎麽看我呢?”
智绘回答的语调很平静,她对少年直接的发言瞬间感到困惑和动摇,但已经恢複冷静后想稍微捉弄一下纯情的少年。
“在这附近经常看到怜君,是不是在等谁?”
“什麽…等什麽…我没有等老师…”
少年一下子脸色通红紧紧抿住嘴唇。
“哎呀,我没说你等我…”
怜吾被智绘指出事实后有些惊慌失措,在智绘的诱导下情不自禁地说出真心话。
“是啊,怜怎麽可能在等我呢…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智绘若无其事地的话让少年瞬间愣在那裏,但他马上领悟了美女教师的意思,惊讶和喜悦让他的的脸色更加红润。
“再见…”
怜吾低头行礼从智绘身边一溜烟地跑开。
(哎呀,太慌张了!我说的话太有效果了吧…)
智绘奇怪地目送少年朝森林深处跑去的背影,她的内心同时被某种罪恶感抓住,觉得自己在玩弄少年纯真的恋慕之心。当然怜吾是认真的,智绘也感受到被少年吸引的东西。话虽如此她却不能轻易陷入爱河,年龄相差太大而且还是教师和学生这种神圣且不可侵犯的关係。但智绘在得知少年对自己的爱慕之情后感到很可爱,自己也産生想要做点什麽的欲望。并不是肉欲方面而是想更亲密地聊天,或者邀请家裏来喝茶之类的心情。
因爲自己的一句话就让少年高兴得不得了,所以至少要让他抱着不做这些事情就没有意义的期待。当然如果家裏只有两个人的话,有发展成男女玩火的可能。她自己暂且不说年轻的怜吾不能抑制自已本能的可能性很大,但智绘觉得自己的力量可以控制住少年,教师对学生的优越性也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动摇,怜吾也应该因爲喜欢自己遵从自己的指示,总之她相信教师的身份和自己的魅力可以支配怜吾。
智绘目送少年的背影沿着小路走去便利店买两罐咖啡和红茶。之所以分别是两人份,是因爲她总觉得应该给怜吾买一份。从小路回家时突然起意试着爬上通往二楼的木制外楼梯。建成三十多年的木造二层别墅,二十年前作爲二手别墅出售时被父亲买下后改建成工作室。建筑物的一部分通到二楼顶棚,屋顶上开着的天窗能大量地进入光线。
另外二楼还有个开放式阳台,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坐在放在那裏的椅子上,一边嗅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边看书或者喝茶。也就是说智绘从父亲那裏继承的家构成有工作室和别墅两个方面的居住空间,但她在意的是露天阳台上是否有怜吾入侵的迹象。
之所以这麽说是因爲,把自家前面的道路和用地隔开的并不是都市住宅街能看到的高高的围墙而是灌木的篱笆,高度只有大人腰那麽高,如果在意的话就能简单越过。进入地基内部后可以登上安装在外墙上的楼梯,到达二楼的阳台。因爲前面关好门所以没能侵入室内,但至少可以窥视裏面的情况。
(啊,果然!原来是这样啊…)
登上楼梯到达阳台的智绘知道自己的直觉是对的,她最后一次登上阳台是在三天前,那时的椅子位置和现在的位置明显不同。阳台上有两把椅子,智绘经常坐着放在书桌前的位置没有任何异常。问题是还有一把,因爲平时不使用所以放在阳台一角,它的位置被横向移动了至少五六十厘米。
“那个孩子,绝对是从这裏窥视房间裏面…”
智绘推测出椅子位置发生变化的原因,开放式阳台和二楼的起居室之间是用玻璃拉门隔开,但到了傍晚窗帘拉上从外面就不能观察室内的情况。只是窗帘的边缘和墙壁之间会有一点间隙可以窥视到裏面,入侵者爲确保那个位置才把碍事的椅子挪到旁边。
“呀…穿内衣的时候也被看到了吗?”
与阳台相连接的起居室是用来吃饭或入浴后放松的房间,因爲设置带皮座椅电视和音频设备,所以可以坐在那裏或者躺着欣赏音乐。因爲没有设想过一个人生活会被别人看到,所以洗澡后和睡觉前会穿半裸体的衣服。如果年轻的怜吾看到自己那时的样子,不难想象他受到鼻血也会喷出来的刺激。智绘虽然像现在这样感到害羞,但同时也感到某种刺激心跳加速。
傍晚智绘很早就洗了澡,晚饭后还精心地打扮自己。接下来就像外出一样将短发整理得很漂亮,脸上涂抹淡妆。赤裸的身体穿上蕾丝镶边红比基尼内裤,用比它稍微浅一点的雪纺绸内衣遮盖皮肤,再披上长袍係上附属的皮带,智绘这样打扮是出于某种意图。与开放式阳台相邻的二楼起居室从傍晚开始就可以打开照明,从外部可以看到窗户的灯光。可以说明亮的窗户起到诱导蛾灯的作用,应该会吸引她中意的少年。
智绘準备好后拿着两罐咖啡和杂志走上二楼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虽然打开电视机但并没有认真的看,而是将视线交替地转移到膝盖上展开的写真杂志画面上。天已经黑了,暮色充满所有的空间。隔起居室和开放式阳台的窗户和玻璃门上挂着窗帘,无法从室内观察外面的情况。但智绘确信怜吾在窗帘对面的远处凝视着自己,因爲白天那麽兴高采烈地回去,所以到晚上一定会来试探她的意图。
他因爲仰慕智绘多次登上露天阳台从窗帘的缝隙中窥视过,如果窗户亮着灯的话就会来观察情况。挂在墙上的大屏幕电视正在播放新闻。智绘一边看时尚杂志一边用手放在长袍外面用手指摆弄腰带。不久她解开腰带上的蝴蝶结,一点点露出修长的大腿。随着胸部挺起,红色内裤露出更多的面积,乳房的膨胀也变得明显。今晚她故意穿上性感的睡衣,雪纺的红色布料半透明露出柔软的肌肤。
圆圆的乳房轮廓浮现出来让人窥见与美貌相称的肉体。她又一次用手将脱下的长袍合拢起来,就算露出底漆也会用手捂住大半乳房,反複做出故弄玄虚的举动。不用说是爲了让从窗帘缝隙观察的少年更加着急,智绘已经知道怜吾就在那裏,不是主观而是作爲客观的事实。她在洗澡之前先把玻璃门锁打开让它可以用手滑动,爲了让少年知道没有锁门故意把门错开两厘米左右形成一道缝隙。
如果怜吾到来的话一定会被诱惑得把门拉的更开,结果当然和她预想的一样。智绘尽量不把脸转向那边,但还是瞥一眼窗帘边缘,窗帘和墙壁之间的间隙确实比平时更大。如果目不转睛地仔细观察缝隙的黑暗就会和怜吾面面相觑,或者关掉电视让室内恢複寂静的话会听到少年粗暴的呼吸声。智绘这样骚首弄姿大约四五分锺,不久就感到房间裏好像很热把双臂从长袍袖子裏拔出来。
(怎麽样?怜君你满意了吗…)
长袍下面出现的是被半透明浅底漆包裹着的美豔肉体,智绘原本就不是丰满的类型,二十五岁前倒不如说是有点瘦。尽管如此乳房和屁股平衡地保持着纤细的肉体膨胀,与美貌相结合吸引很多男性的目光。过了三十岁的现在,手臂肩膀和大腿等各部分都积存脂肪呈现出蓬松圆润的曲线,通过流转的曲线描绘出蛊惑的轮廓。能煽动人性的雪白肉体浮在薄布下,使在阳台上屏住呼吸的观察者爲之气短。
“啊…”
智绘切断电视开关躺在沙发上,在声音消失的同时周围被寂静所支配,智绘微弱的歎息声出乎意料地响起。智绘通过薄雪纺质地用胳膊肘抱住轮廓清晰的乳房,用手掌慢慢地揉搓着发出既不属于歎气也不属于喘息的忧郁声音。她变这样挑逗怜吾,但自己也在揉乳房或发出声音时抑制不住的变得更加淫乱。
“啊,好烫…目光会看过来的!”
兴奋的智绘用颤抖的手焦急地取下睡袍物的纽扣,用手掌揉开露出的乳肉再捏住圆顶状的乳头体会达到关键的快乐。因爲已经把三个纽扣都解开,所以从胸到下腹部雪纺质地被毫无保留地露出来,两个乳房都露出很大的部分,但智绘巧妙地用手遮住避免乳晕和乳房完全露出。
因爲裤脚卷得很紧,所以圆鼓鼓的下半身也被观察者瞪圆眼睛努力的观看。她还穿着内裤所以并不想把生殖器露出来,但覆盖在三角洲上的布料更具煽动性,透过半透明的布料使黑色的丛生浮现出来。但智绘没有掉脱内裤,暴露性器官来买少年的欢心并不是她的本意。
“啊…啊啊…」
智绘一边用手抚摸乳房和三角洲一边反複发出故弄玄虚的歎息,她自信自己的肉体足以承受怜吾的鑒赏。湿润的乳房和臀部充满成熟女人的魅力,优质的肉体不可能不对怜吾産生吸引。
“他一定从窗帘背后凝视着这诱人的肉体…充满烦恼的姿态吧…”
智绘的意图是看好时机和少年打招呼,并让他进房间爱抚她的乳房,可以用手直接触摸但禁止用嘴吸吮。三角洲也可以从内裤上面爱抚但不许从侧面插入手指或脱掉内裤,智绘相信母性的辨别和教师的权威可以支配怜吾。就在她正要打招呼的瞬间,从窗帘的缝隙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从指尖发出的闪光让智绘惊慌失措地陷入恐慌,手中的智能手机让她知道自己的裸身被少年拍下照片,手在窗帘对面消失后感觉少年已经转身离去。
“等一下!等一下怜君!”
智绘拼命地向少年呼喊,带走保存裸体影像的智能手机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怜君!拜托…”
慌慌张张站起来打开玻璃门和怜吾撞到一起,返回来的怜吾紧紧抓住她的衣领粗暴地将她拉到身边。
“啊,住手!”
智绘因爲少年意想不到的力量发出恐怖的尖叫,如果将脚伸向下面薄薄的布料就会被撕碎。她在裸露的衣领之间看着自己的乳房,却被少年的手夺走肉体的自由。
「喂,拜托了怜君!请冷静点…”
“老师,我很冷静…”
智绘拼命安慰少年,怜吾却出乎意料地用冷静的语调回应。他抓住智绘的衣领,但不知是出于客气还是出于自制并没有碰露出出的雪白乳房。
“兴奋的应该是老师吧…”
智绘吓了一跳,被拍下和自慰没什麽区别的照片而失去尺度的是她。
“那麽,请把照片还给我…”
“还也没什麽……”
怜吾凝视着智绘,确信自己已经掌握了憧憬美女教师的弱点。他用右手抓住她的衣领另一只手握紧智能手机,爲避免让她抓住把手藏在后背的方向。
“照片在智能手机裏,所以不能只还那个…”
“把数据删掉!”
“老师知道我在偷窥所以故意做那种事来戏弄我吧…所以爲回报老师,我把老师害羞的样子拍下来,数据无法删除…”
「啊,竟然开玩笑,那…那是…”
智绘被怜吾尖锐地斥责拼命地想找借口,但少年的指问确实在她身上有印象。
“和平时不一样,她穿很多令人讨厌的内衣,爲了让我看到她还揉着…抚摸着乳房…”
智绘羞得满脸通红,被看穿用刺激性内衣和猥亵的做法挑衅面前的少年,她后悔自己轻率的举止但已经无济于事。
“老师,能听我说话吗?”
怜吾盯着智绘的脸,相对于智绘完全处于优势地位的他,语气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什麽…什麽?”
智绘还在装糊涂,但她本人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声音在不自然的撒娇。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