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耻辱之教育实习
耻辱之教育实习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做爱视频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一本dvd一卡一区_美女任你摸A片_小可爱app直播]

地址发布页:

一、轮姦

宇津木洋介和一宫贡第一次见面,是他们準备强姦地学教师仓桥静香一周前的事。

那天宇津木到贡的家时,首先看到一宫家豪华的大门不由得皱起眉头,好像法国电影的黑色大铁门,石墙围绕宽大庭院的西洋式建洋房。

宇津木心裏想,要做多少坏事才能盖成这样的豪华宅邸,按下门边的电铃。

「看到我老爸手裏的钞票,你就爬来了吗?」

「........」

「我不知道你能拿多少钱,最好放聪明一点,不要以为你能教育我。」

贡和宇津木一见面,就露出锐利的眼光。

贡的房间大概有十五坪,但只有书桌和书架,床和衣柜,不像现在的高中生墙上贴满海报,在书架上没有看到一本参考书。宇津木立刻对贡产生兴趣。

在书架上排列的是外国纯文学与诗集。而且也不是全套的,好像是自己选择喜欢的部份买回来的。

宇进木从直觉中知道他是纤弱而孤独的少年。虽然贴上不良少年的标籤,但他的眼睛仍旧很清澈。

「大家都捲起尾巴逃走了。」

「哦!过去都是有尾巴的家伙来教你吗?」

「什幺?你想找我打架吗?」

贡露出狠毒的眼光,用不满的口吻说。

「有人找你打架你就接受,真的对打架那幺有信心吗?」

「不错,凭我过去的架就足够拿到毕业证书了。」宇津木对贡觉得更满意。

他不是想搞团体的人,也没有染上资本家的气息,都使宇津木产生好感。而且和现在一心一意想考大学的高中生比较,他是单纯又不懂要领。从贡的内心裏散发出,反抗大人骯髒社会的纯真少年的精神。

「我做家庭教师,就要听一听你打架的战绩。」

你开什幺玩笑。听那种事做什幺?」

虽然还是挑战的口吻,但贡也露出意外的表情,同时他也看出宇津木和过去的家庭教师完全不同。

「听说你在国中还保持前几名,但进入高中后就完全不用功了......我要教这种小子不知道过去的事怎幺能教?」

「你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我不会上你的当,你也不过是看我老爸手裏钞票来的人渣。」

「也许是吧?我确实觉得这件事很不错才答应,每週教三天,一个月学费三十万,能让你考上一流大学谢礼就是三百万......可是我觉得你跟我有很多很像的地方。」

「我像你?开什幺玩笑!我有什幺地方像你这种人渣。」

「就是不满意这个社会......我不满意你的父亲,对这样大的豪门宅邸也不满意。但是从这个不满意的社会来看,我和你都是没有用的家伙也是一样。」

霎那间贡说不出话来,锐利的眼光也少许和缓。

「所以,你就能教我了吗?」

「当然,一切还是要你,不过我也不把你父亲的钱看在眼裏,我们来做一次交易如何?你承认我是你家庭教师,我就帮你想要做的事......现在有没有什幺计画中的事?」

贡再一次仔细观察宇津木。然后以敏锐的直觉,发现宇津木和他是一样的份子。

「有......但不是很简单的事。」

「说说看,是打架吗?」

「我说过,我以经拿到打架的毕业证书了...我是要强姦高中老师.....这件事你也肯和作吗?」

「没有问题,你要把详情告诉我。」

「她是叫仓桥静香,是教地学的老师,只是美丽的混蛋女人.....」贡开始说出来。

实际上他真正恨的不是这个女教师。他不满意的是今年秋天準备和仓桥静香结婚叫三枝的国语教师。

三枝也是生活指导员,特别注意不理校规的贡。而且是特别注意贡,想找机会开除他而对贡做监视行动。这种态度当然使贡感到不满。

任何学校都会有一、二个这类的教师,而这种人偏偏喜欢做生活指导员。尤其是这类的的教师,大多是死抱教条主义的顽固份子。向正在青春期的学生们认真说教校规或道德等......。

照贡的说法三枝正是这样的人。就好像把学生开除才是他感到有意义的事,两年来因为吸菸或喝酒被开除的学生就有七人。(注:真是大变态)

可是最近三枝的未婚妻仓桥静香发生车祸。而且是因为静香漠视红绿灯引起的车祸。

所幸还不至于有人受伤,但再加上贡知道车祸当天,三枝在校舍屋顶发现吸菸的学生,并向学校要求开除那学生时,使贡想报复三枝,方法就是强姦仓桥静香。

「怎幺样......愿意帮忙吗?」

「我能理解你对那种教师的愤怒.....我愿意帮忙,顺便好好给你做性教育......。」

宇津木就像陪他买东西一样轻鬆答应贡的计画。宇津木和贡的关係就宣告成立。

自从强姦仓桥静香以后,二人的关係迅速变密切。贡承认宇津木是家庭教师同时也认真用功。「又发现一个需要处罚的女人,老师,你说这一次该怎幺办?」

在强姦完仓桥静香约十天后左右,贡向宇津木提出来。自从那一天以后,贡就对宇津木尊称「老师」。

「这次是怎样的女人?」

「是我班上一个叫平原的同学的母亲。不过看起来很年青也很美。」

「这位欧巴桑有什幺罪状呢?」

「高中的后门入学。」

「你同学的母亲为什幺要做高中的后门入学呢?」

「走后门的是她的儿子,不要小看我们学校也算是升学率很高的。她说儿子的学历不太好,利用家长会干部的身份,用钱和色要求教务主任帮忙。」

「看起来你那所高中也不是什幺好学校。」

「凡是学校都差不多是一样的。」

贡说完就从抽屉拿出一张信件的影印本交给宇津木。

信是写给田中圭三,写信人是平原美代子。田中圭三是教务主任,平原美代子是同学的母亲。

信的内容确实是表示要求后门入学。

「这样重要的信你是从那裏得到的。」

「从教务主任的西装口袋。」

贡把他去教务主任室的情形说给宇津木听。

当时教务主任正好不在房裏。贡看到挂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口袋内有一封信露出来快要掉下去。
好心想要把信塞回口袋裏时,看到写信人名字是平原美代子。

同班的平原孝史是害同学也要拿到好成绩的人,而且传说就是他,向三枝告密吸菸的同学。就是这个叫孝史的母亲写给教务主任的信。贡的心裏产生疑问?于是就把信偷来。

「你把信放回原处了吧?」

「嗯......教务主任的房裏有影印机,所以我拷贝后把信放回原处。教务主任做梦也没想到有人看到那封信了。」

「旅馆的房间见面真不简单。」

在信的上面写明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这种事非处罚不可吧?」

「虽然正义不值一毛钱,但处罚是很好玩的事。」

两人又像强姦仓桥静香一样拟定周详的计画。

对平原美代子和教务主任的处罚就在四天后的星期六下午实行。

两人就在旅馆的大厅等待。这一家旅馆是一般商业用兼幽会用的地方,有很多人进出。

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二个人。他们也知道幽会是在三楼,也知道房间的号码。

先来的是教务主任田中。在约定的十五分钟前到达。

好像不是第一次幽会没有战战竞竞的样子。在柜檯拿到已经预约好的钥匙就向电梯走去。

二个人先从楼梯跑上三楼。等到教务主任拿钥匙开门的同时,贡从他的背后拍他的肩膀。

「呦......这不是教务主任吗?」田中惊慌的回头看到贡时,露出慌张的眼神。

「哦,你是一宫.......你为什幺会在这裏?」

「主任为什幺会在这裏?和什幺人有约会吗?」

「不,没有什幺......不要在这裏多管闲事,你可以走了。」

「不,我不能走。」

贡的口吻突然变成讽刺的口气。

「你说什幺?」

「还有什幺!不要站在这裏了。不方便吧,还是快点进去吧。」

当贡这样说时,宇津木打开房间的门。

「你们.......我要叫人来了!」

「你敢叫就叫吧......不过要先想一想你来这裏的目地吧。」

贡把教务主任推进房裏,宇津木也跟着走进去,关上房门从内部上锁。

裏面的房间有二间,三坪左右的客厅有沙发,六坪的卧房有双人床。

「一宫......你究竟想做什幺?」

「你不要开玩笑,要做什幺的是你。」

贡一面说一面一拳打在教务主任的心窝上。这一拳非常猛烈。田中发出痛苦的声音,抱住胸口跪倒在地上。

「你还是老实一点吧,一切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贡抓住田中疏落的头髮拉起他的脸,从口袋裏拿出手帕塞在嘴裏。

宇津木从后面迅速解开领带,用领带捆绑双手。

「现再只等平原阿姨来了。」

贡最后从带来的皮包裏拿出麻绳捆绑教务主任的上半身,然后把它他推倒在卧室的地上。

「顺便拉下他的裤子,露出他的下半身吧。」

宇津木说完就到浴室在浴缸裏放热水。

不久后听到敲门的声音。

「果然很準时。」宇津木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去开门。

平原美代子是穿有花纹的象牙色和服。散发出化妆品的芳香,以为是教务主任替她开的门立刻走入房裏。

「嘿嘿嘿,真抱歉,田中主任不能来亲自迎接。」

突然手被用力向里拉,美代子的身体站不稳的摇晃。

「啊.....你是谁?」

「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教务主任早就在卧房裏等你。」

宇津木拉着美代子到房裏。

「啊......啊....... 」

美代子的视线转入卧房,发出紧张的叫声。她看到上半身被捆绑下半身赤裸倒在地上的教务主任。

「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

看到 丽的和服,贡用嘲讽的口吻说。

「你....你们究竟是什幺人?」

美代子的脸色苍白,吓的牙根都合不拢。一面问一面颤抖不由得蹲在地上。

「处罚坏人的黑暗界法官。」

贡在嘴裏露出笑容说。

「...........」
「你没有话说了吧?用钱和色安排后门入学的尾巴已经被抓到了。」

美代子虽然很狼狈,但好像埋怨 出秘密似的向田中看了一眼。

「可是,这所高中是需要花大把的钱进去的学校吗?从教务主任到没有一位像样的老师,当然你的儿子孝史也不是什幺好学生。」

「你们....要我们怎幺样呢?」美代子知道贡是儿子的同学显得更慌张。

「没有怎幺样!刚才已经说过,我们只是来处罚你而已。」

贡说完就抓住美代子的手推进卧房,推倒在双人床上。

美代子完全没有反抗。田中已经被捆绑,还暴露出下半身倒在地上。

他大概是已经判断出,反抗只是会遭受皮肉之苦而已。所以只是用眼睛很小心的观察二个人。

「没有想到你特意穿和服来被强姦,实在是太好啦......」

紧张的情况告一段落时,宇津木用批评的口吻说。

美代子是正如贡所报告的,确实是美女,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年轻的多了。

把头髮梳高穿和服时,看起来往往会老一些。实际上又有高中三年级的儿子,就算二十岁生儿子,也应该有三十七、八岁了。可是因为美貌的关係,看起来只有三十二、三岁而已。

她有鹅蛋脸, 丽的感觉胜过文雅。嘴角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好像代表她的好色。下颚尖尖的也表现出性感。眼睛是有双眼皮的凤眼。鼻樑高挺,眉毛画出美丽的弧度。

「贡,她难得穿很性感的和服来,立刻脱光衣服实在太可惜,就这样把她双手绑在床上做出像马的姿式吧。」

宇津木这样说时,不等贡强迫她,美代子就很顺从的听宇津木的话。

「把衣撩起来露出屁股吧。」贡来到美代子的背后蹲下,就好像欣赏美术品一样,用很慎重的动作慢慢拉起衣。

撩起衣 时贡的心跳加快。可能是近年来很少见的关係,白色的短袜显的特别性感。

脚踝很细,肌肤像白磁一样光滑细腻,如果从开始已经暴露出来就不会有强烈性感的小腿,现在也会煽动情慾。粉红色的围腰是只有穿和服才能看到的性感。

暴露出丰满的大腿时,很想用手抚摸。在撩起到大腿的一半时,贡实在无法忍耐,恨不得马上看到有三角裤包围的完全成熟的女人屁股。

立刻连围腰一起拉到腰上。贡原本以为会出现粉红色的三角裤。可是在他面前出现的是没有穿内裤的雪白丰满屁股。「原来没有穿内裤...... 」

「穿和服的女人,通常都不会穿内裤的。」看到贡惊讶的样子,宇津木给他解说。

「可是没想到欧巴桑会有这幺漂亮的屁股。」

「不错,这一类的欧巴桑关心的只有孩子的成绩与性交,所以,不只是屁股,全身都会冒出性慾.....把她的双腿分开大一点看看阴户。肯定是性交太多,阴唇都变成黑色的了。」

听到宇津木这样说,贡就在美代子的屁股上打了一掌,好像表示要她听宇津木的话。美代子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双腿分开,这样把双腿间的花园展露在自已儿子同学的面前。

「怎幺样?比起那个在地学準备室裏看到的仓桥静香的阴户,更成熟,用的更多吧。」宇津木故意说出静香的名字,然后观察倒在卧房角落的教务主任的表情。主任就像坏掉的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但这一霎那微微张开眼睛,很明显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平原美代子一样也露出惊讶的表情。从宇津木的话中很显然的知道仓桥静香在地学準备室被这二个人姦淫。

在美代子的脑海裏出现美女教师的面貌。想起站在讲台上经常表现自信的女教师仓桥静香。同时因为自己的阴户和静香的阴户受到比较使她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感。「真的......确实有用过很多的感觉。」
「已经成熟到极点,颜色已经变成黑色了吧。」

「没错。应该说像土色,而且阴唇非常肥大,从沟裏隆起,......老师,你也过来看看吧。」贡蹲在美代子的屁股下说。

「啊..........那样......羞死啦......... 」

「有什幺好羞的。该羞的是你们的心!」贡这幺说完以后就在雪白光滑的屁股上又打了一掌。

「好吧,让我看一看究竟是什幺样的淫邪阴户。」宇津木来到贡的背后向分开的大腿根看。

「原来,用过十年以上大概就会变成这种样子罗。」

「大概每一个人的情形不一样,有没有生过孩子就有很大的差异,还有体质.....而且和过去性交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关係。」

「这样看起来,确实是干得太多了。大阴唇的阴毛都磨断了。」和仓桥的阴户比较,美代子大阴唇上的阴毛确实短一些,而且疏落又淫秽的捲曲。

「啊.....求求你们......不要说了....... 」被羞辱感使美代子的身体都紧张,但还是忍不住要幻想静香的阴户。

想到那个平时做出神圣不可侵犯模样的女教师,原来也受到这些男人的淩辱时,心裏甚至于觉的很爽快。

不知道是怎幺样淩辱的?这二个男人有没有对静香说出淫邪的话?仓桥静香听到以后会做出什幺样的表情?如果是我只要听到那样淫靡的话,下半身就会感到骚痒。

那个装出自信派模样的女教师也一定兴奋淫乱..........

说不定二个人是轮姦的,那样..... 真叫人羡慕。虽然不希望用暴力,但是被强姦还是很够刺激.....
说起用钱和色达到从后门入学的事,决对不能公开出来.....如果他们二个人的目地是强姦那就更好了,给他们身体就能解决问题.......我也能同时享受到快感..........

平原美代子本来就是假装表现贤妻良母的淫乱女人。

「啊..........不要.......... !」当贡用手把她的阴唇拉开时,美代子发出羞涩的叫声。

「奇怪,已经这样湿淋淋了,结果嘴裏还说不要。」

「没错,你也要知道女人的不要,是被动的反抗。」

「那幺.........不要停止的不要呢?」

「那是非常猛烈的被动反抗....你看吧......不久后这位欧巴桑就会不停的说不要停止。本来是只要用钱就能达到目地的,但还答应教务主任的好色要求,实际上她本来就是淫乱的女人。」

「那幺,间姦淫她反而使她高兴就不是处罚了吧。」

「那倒不一定,处罚的方法也是有很多的。」

「譬如说........... 」

「就是相反的,要彻底让她高兴。」

「让她高兴吗?」

「对,要揭穿这个女人一直隐瞒的淫乱性。要她的身体变成一天都不能没有性交的身体。那具色情狂的身体。让她的肉体尝到味道以后,普通的性交就不能满足了。这样以后就会为男人身败名裂了。」
「那样太好了,不愧是老师。」

「你这算是讚美吗?现在我去拿威士卡,你先把这个女人的身体弄成仰卧。」宇津木说完,把美代子交给贡,自己去找电冰箱。贡对淫乱的成熟女人和宇津木的对决心裏感到无比兴奋。


「在这里换衣服,是不会错吧?」

「当然不会错。而且女子排球队快要比赛了,每天要指导队员到很晚也是确实的。」

「为甚幺不用更衣室?」

「有学生用的更衣室,但没有老师的,可是每一科都有準备室,老师就在那里面换衣服所以仓桥就在这个地学準备室换衣服。」

「这就是说,换的衣服就在这个柜子里…」

听到贡的说明,宇津木看灰色不锈钢製的柜子,然后一直不断看手錶。

指针是六点二十分,学校只有一名地学教师,所以地学準备室等于是地学教师仓桥静香专用房间。

「能顺利做到吗?」

「你这时又怕了,不然就回去算了。」宇津木用不屑的口吻说,看一看贡的决心程度。

「不!我如果被开除,你可能更不利,是替你耽心。」

「嘿嘿,不用你耽心。只要我一个人说话,就不知道你是谁。」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可是我不会马上就干,因为你说是美女教师,所以我要先欣赏脸孔和肉体,不然干的滋味会减少一半。」

听到宇津木压低的声音,贡的心脏不由得更具烈跳动,将要和童男子说再见的喜悦,和强姦美丽的级任导师,这种犯罪意识使他的身心都颤抖。

贡的全名是——宫贡。身上穿牛仔裤和T恤,是这里高中三年级的学生。

宇津木洋介是三十二岁在白色T恤上穿一套西装。他的职业是摄影师,但也是贡的家庭教师,算是从事教育的人。

这样的二个人来强姦高中的女教师,不能不说是很奇妙的组合。

「来啦!」

听到走向準备室的运动鞋声音。

两人互相望一眼彼此又点头,宇津木从口袋拿出太阳眼镜戴上。贡挥动几下拿在手里的毛巾和绳子。

脚步声停在準备室门前。

今天的目标仓桥静香推开门,走进準备室,她还把门的内锁锁好,这才打开灯光。

女教师是穿红色运动衣,年龄约二十五、六岁。头髮是短髮。因为担任排球队的顾问,身材很高,双腿修长,像杏仁般的眼睛,在可爱中露出毅力,鸭蛋般的脸确实是相当的美。

进入房间后,静香就到办公桌前开始整理书本和学生名册。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向柜子走去,弯下腰开锁时,在圆润的屁股上从运动衣也能看出三角裤的线条。

静香脱掉运动鞋变成赤脚,打开柜门,拿出挂在裏面的短袖和裙子。色肤色的裤袜放在上衣上。然后把衣架挂在梆子的门上。

这时候静香拉起运动上衣,首先露出细细的腰。

外面仍旧下雨,静香脱衣时发出布料摩擦的声音,好像更能强调準备室里的寂静。

躲在墙角的两个男人,眼睛冒出紧张的光泽凝视。

露出雪白的上半身,光滑的肌肤发出光泽,胸前粉红色的乳罩紧紧包围一定是很美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像皮球隆起,那是另人产生慾望的乳房,乳头微微顶起乳罩,从后背到腰部的曲线散发出女人的性感。

拉下运动裤,露出和乳罩同色的三角裤,三角裤只能把圆圆的屁股盖住一半,几乎能看出屁股的沟缝,脱去运动裤时完全暴露出修长的双腿。

不愧是喜欢运动的人,全身没有一点赘肉,三角地带很性感的隆起,在三角裤下,能微微看出黑色的耻毛。

「就是现在!」当女教师伸手拿上衣时,宇津木招呼贡。

剎那间静香全身紧张倒吸一口气。

两个男人从桌后冲出,向女校师背后袭击。

没有等静香发出惨叫声,就把毛巾塞进她嘴里,在从口带拿出睡觉用眼罩,戴在露出恐惧眼神的眼睛上。贡解开乳罩上的挂勾,取下后丢在桌上。宇津木把静香的双手扭转到背后用绳子捆绑。

动作乾净俐落,静香一点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我们只是来强姦,只要妳老实一点,就不会使妳的皮肉受伤,放心吧。」宇津木说完就取下太阳眼镜放在西装口袋里。

「唔…唔…」静香好像要说话,可是嘴里塞入毛巾,只能发出哼声而已。

「妳要恨,就只能恨和妳来往的低能爱人,还有自己的美貌吧。」宇津木把伫立在那里的静香的下颚用手指板起,露出得意的笑容说。

「……」

静香还不明白宇津木的意思,实在难想出他说话的内容是什幺事。而且现在是恐惧感佔有她的心,修长的身体微微颤抖,现在只能让对方任意摆弄。

当贡蹲下去把三角裤拉下去时,只好抬起腿让对方脱去三角裤。

「呦,妳是很懂事的老师,而且这样的乳房,让妳当高中老师太可惜了,乳头向上翘起,好像在要求快点吸吮。」宇津木退后一步一面欣赏静香的裸体一面说。

贡也来到静香的身前,用火热的眼光看丛草般的阴毛:「现在要欣赏一下妳那个长有茂密阴毛的阴户了,我是他这个童男子的性交老师。现在要用妳的肉体作标本,教他女人是什幺样的动物。」

「……」

静香不知道该怎幺办?现在双手绑在背后,眼睛和嘴都被蒙上。何况现在是一
丝不挂,而且又在校内。

「这样吧。请妳仰卧在那个长椅上。」宇津木一面说一面拉静香的手臂,準备拉到对面墙边的长椅上。

「唔…唔…」这时静香试图反抗,一面扭动身体一面双脚用力。

贡看到这种情形去把长椅拉过来,这个长椅的椅面是塑胶,常在医院的候诊室看到没有后背的长椅。这是每一间準备室都有。

「妳还是老实一点吧,不然就把妳绑在长椅上。」

宇津木把静香抱起,就像洞房花烛时新郎抱着新娘一样,把静香抱在长椅上仰卧。

长椅很窄,只要动一下好像就要从上面掉下去,从头到脚底正好放在长椅上。

这时候的静香完全任由他们宰割了。

仰卧后乳房的形状也没有改变,像小山一样向上翘起。双手在背后,所以使她的背向后仰,也使修长的裸体露出肋骨。

「我说老师,就当作性教育给他看看屄是什幺样的构造吧。」

宇津木把静香的双腿从长椅上拉到地下,这样一来双腿不得不分开,暴露出神秘的花园。

「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吧?这就是成熟女人的阴户。」

贡的视线盯在女教师的大腿根上。有黑色阴毛围绕的阴户,完全暴露在贡的眼前。阴毛从三角地带连到大阴唇,长在大阴唇上的阴毛,向中央的肉缝横倒过去。

「女人的阴户是每一个人都不一样的。所以男人才会像採蜜的蝴蝶不停的改变女人…而且这位仓桥教师的阴毛与众不同,不只是茂密,大阴唇的毛像帘子一样横盖在上面。」

「唔…唔…」听到宇津木的话静香忍不住扭动身体。

静香也发现那个少年一直不说话,可能是本校学生的关係。果真是如此,是一面让那学生看自己的阴部还一面解说,简直是无法忍受的屈辱。

「而且,每一个女的性感带又不一样。可是一般而言,大部份的女人都是子宫和阴核最敏感。你看过阴核吗?」

贡很坦诚的摇头。平时是充满反抗性,很难控制的少年,看到异性的生殖器时就变成这样老实,使宇津木感到很好笑。

「看吧!这就是阴核。」宇津木用手指翻开静香的蜜洞,露出粉红色的肉蕾。

阴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阴唇也很小,肉比较薄,也没有从沟里溢出,但也不是说像少女一样,美丽的粉红颜色,看起来还是相当性感。

「这个肉片就叫阴唇,这个名称至少你听说过吧?这个东西的大小,每个女人也都不一样。这位仓桥老师的可以说是属于平弱的。」

静香只有忍耐的份,可是对于宇津木卑猥解说,恨不能把耳朵堵起来。强烈的耻辱感使她的脸色通红,愤怒和羞耻混和在一起使全身血液沸腾。

宇津木的手指终于把阴唇向左右分开,湿润的肉缝在白光灯下发出光泽。肉沟的颜色使人连想到内脏,是很够刺激的粉红色。

这时候静香想到学生已经看到那里时,忍不住想扭动身体抗拒。

「这是尿道口…还有这里就是希望有鸡鸡插入的膣口…怎幺样,差不多该抛弃你的童贞了吧。」

「唔唔…唔…」静香拼命的摇头髮出哼声,但也是无意义的反抗,对本来就準备强姦的男人,没有发生任何效力。

贡脱去背心,解开牛仔裤的腰带,连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上,这时候跳出已经勃起到极点的阴茎。龟头彻底膨胀,炮身几乎贴在肚皮上。又粗又长,完全是大男人的阴茎。

「哦,原以为是童男子没有什幺指望,没想到有很了不起的家伙…可是这样粗的话是插不进去还没有湿的阴户里,就这样插入是不可能的,还是先舔一舔让她有性感再来。」

宇津木说完之后,可能是怕静香会抗争,用双手压住女教师的上身使她不能活动。

贡忍着紧张和兴奋,从静香的脚下趴在长椅上,脸向大腿根靠过去。

从肉缝上散发出甜酸的芳香,贡并没有立刻用嘴压上去,而是用手享受那里的感觉。先在三角地带上抚摸,欣赏和阴毛摩擦的感觉,确认肉缝隆起的弹性和耻骨的形状,然后顺着大阴唇的阴毛轻轻抚摸,让手指认识那柔软的感触。

耻毛并没有严重捲曲,越接近屁股越短,在肛门四周找不到一公分长的毛。

贡用食指轻轻放在阴唇上,从下向上滑动,到达阴唇的顶端,把阴核从肉缝里剥出来。虽然很小,但那种肉质和感触都很像龟头,用指甲轻轻摩擦时,静香的下半身像小鱼一样跳动抬起屁股。

这时候贡想到用食指沾上口水揉搓的方法。很想看到平时一本正经站在讲台上的静香,这时候会有什幺样的反应。

食指上沾满口水压在阴核上,然后像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阴核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静香的表情。可是有眼罩和毛巾塞在嘴里,没有办法看到表情,但至少能知道她的肩微微颤抖,全身也在用力。

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静香弯曲的双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乳房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这种反应和她上课时的模样完全不同,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贡的右手玩弄阴核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腰摸过去。

「很好,第一次能弄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那幺我来帮你摸她的乳房吧。」宇津木一面鼓励贡一面用温柔的动作开使抚摸静香的乳房。

贡继续玩弄开始有热度的阴核。

「嗯…嗯…」从女教师的鼻孔冒出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

「不要只用手指,也要用舌头,这不是和姦,是强姦,她就算发出一点哼声,阴户还是不会湿润的。」

经过宇津木这样说,贡才停止对阴核的攻击。

贡的手指离开阴核,阴核已经完全充血,比开始膨胀一倍大小。可是贡并没有立刻开始口交,而是拉动薄薄的肉瓣,观察伸展的情形和内侧的颜色。

阴唇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色是较深的粉红色。这样把花瓣拉开,手指伸入裂缝里,压在尿道口上刺激那里,同时把食指插入肉洞里欣赏膣璧的感触开始扭动。

正如宇津木所说,膣里还没湿润,不过多少还是开始润滑,食指插入根部时,觉的膣里的肉夹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

贡一面这样玩弄肉洞,一面把嘴唇压到阴核上。

这时候的宇津木也放弃用手抚摸乳房,改用舌头舔乳头。

贡用舌尖在勃起的阴核上舔,还用牙齿轻轻咬,含在嘴里吸吮时发出啾啾的声音。

「嗯嗯…嗯…」静香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

膣里很快开使湿润,闻到性的腥味,手指在肉洞活动时发出吱吱的水声。从静香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插入手指的肉洞里流出火热的蜜汁。贡从肉洞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男人性慾的雌性味道。

舌头向肉缝移动,舔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舔。也用舌尖刺激肉洞口。在肉洞口的四周舔后舌尖又向里面插入。

「大概已经够了,你就向童男子说再见吧。」

抚摸乳房的宇津木离开静香的上身站在长椅的旁边,贡跪在长椅上面对静香的裸体。

静香仍旧抬起双腿分开,好像希望快点给她插进去。

「要慢慢的插入,然后才能进入里面。」宇津木好像在安抚贡的急躁,站在旁边指导。

贡点点头压到静香的身上。这时候宇津木把静香嘴里的毛巾取出,也解开被绑在背后双手的绳子。

「给妳手和嘴恢复自由,但不能取下眼罩,妳要取下的话,决不会轻饶妳。」宇津木用威胁的口吻告诉静香。

解开绳子时,静香一双已完全麻痺的手臂在左右垂下。贡把勃起的肉棒正对肉洞口,有生以来第一次嚐到润滑的感觉使他的兴奋更升高。

龟头颤抖的钻进肉洞里。

贡固定自己膝盖的位置,按照宇津木教的把肉洞插入一半就退出少许,又插入一半再退出少许,这样继续抽插。

「啊啊…啊…」

从取下嘴里的毛巾后,很快的就从静香的嘴里听到甜美恼人的声音,那种充满性感的声音,使贡的性感受到煽动,一下就把肉棒插入根部。

静香的肉体在教室被学生姦淫的特殊情况下,开使颤抖,觉的像乱伦,但不知为何兴奋也越强烈。

「唔…唔…」静香的上身向后弯曲成拱形,原来垂在左右的双手也开始怀抱贡的上身。

贡开使激烈的律动。这是第一次的经验,一但开始这样活动,不到达终点是无法停止的。虽然是很单调的抽插,但是像火车头一样有力的动作。每当插入时龟头冲破膣壁,到底时压扁子宫。

「唔…唔…」冲击到脑顶的刺激,使静香苗条的身体猛烈颤抖。

可是,就準备开始向高潮奔驰的剎那,贡就已经到达终点,向子宫喷射出火热的精液。

「太快啦!老师还没洩出来。」宇津木笑着对已变成软绵绵的趴在静香身上的贡说。

「不过,第一次能有这样的成绩还不错。但是这样对老师太不公平,还是我来让她洩出来吧!」宇津木一面说一面脱衣服。

「虽然这是强姦,但也不能自己先跑到终点,要确确实实的让对方洩出来,不然会多恨你几倍的。」

宇津木说完时也变成赤裸。

他身上没有赘肉,看得出是经过锻练的身体,胸脯的肌肉很结实,也看得到腹肌,在大腿根上耸立的褐色阴茎,使人有钢铁般的感觉,无论是粗度或长度都和贡是不相上下的巨炮。

「你要看清楚。」

贡离开静香的身体时,宇津木就到长椅的前面。静香仍旧抬起腿像左右分开,看起来就好像在等待宇津木来插入。

有黑黑阴毛围绕的阴唇,像哭过一样热热的肿起。阴唇还是那样向左右张开,露出里面湿淋淋的淫肉,流出浊白的精液。

宇津木用双手抱住静香的腰,把她拉到长椅的边缘,自己是半蹲的姿势,这样把肉棒插入肉洞里。

大阴唇更膨账,把巨大的肉棒吞进去。

插入根部时,宇津木忽然开始扭转屁股。这样用龟头磨擦子宫,用阴毛刺激阴唇和阴核。

静香的嘴是半开,四肢在颤抖,插入肉棒时,乳头已经勃起成豌形,乳房在胸上可爱的摇动。还没有正式开始抽插运动,静香已经开始像追求母狗体温的小狗一样发出撒娇般的哼声。

宇津木一面享受膣带来的感触,一面继续做活塞运动,这时候準备室里充满了「噗嘲、噗嘲」的淫邪水声。

「啊…啊…好…」静香的肉体已经被贡的动作点燃慾火,现在慾火更猛烈。

「虽然这是强姦,一但开始以后,就要到达最后的高潮…明白吗?」宇津木一面说给贡听,然后逐渐加快动作,要插入肉棒时下体和下体猛烈相碰。

这时静香也主动的扭动屁股,贪婪的想得到最大快乐。每当龟头到达子宫时,就调整屁股的位置,让龟头能顶到最有快感的地方。

「啊…唔…」

「虽然是很舒服,但在学生面前可以这样淫乱吗?看妳明天怎幺去上课。」宇津木很镇定笑着取笑美丽的女教师。

「啊…啊…太厉害了…」这时候静香已经到达高潮。

「在学生面前」这句话虽然多少刺激一下理性,但她的肉体已经淹没在强烈性感的波涛里。拼命的摇头,雪白的脖子上冒出静脉。

「啊…我洩了…」静香的四肢发生巨烈的颤抖,发出更高的哼声,全身逐渐失去力量。

「你看,这就是女人达到高潮的状态,女人没有到达这种状态是不会满足的,就像男人不射精就不会满足一样。」

宇津木从静香软绵绵身上的洞穴拔出阴茎,阴茎仍旧是勃起状态,沾满黏黏的蜜汁,使炮身发出闪亮的光泽。

「老师,让我们的学生见识一下从背后干的样子吧。」

「不行啊,饶了我吧…。」静香声音沙哑,好像刚从睡眠中醒来一样软弱无力的说。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是强姦的目的。」

宇津木一面说一面拉起静香的身体,站起来后就强迫她转身,让她的双手扶在长椅的边缘上,用手在高高挺起的屁股上分开肉瓣露出溪沟。

「现在才正式开始。」宇津木说着,然后立刻从背后把肉棒插进去。双手抓紧屁股,肉棒插入到根部,蜜洞里已经是泥泞状,膣壁已经无法紧缩。

「啊…唉呀…」

「这里是学校,最好不要大声叫喊。」

宇津木向前挺时,静香的身体好像抱住长椅,上半身趴下去后,抬头向后仰成弓形,屁股仍旧高高挺起,双脚因为用力,形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唔…啊…」

龟头在子宫口旋转,和正常姿势的角度完全不同,强烈的动作好像要给她引出最强烈的快感。

这时的子宫口像滑溜的球,每当顶到子宫口时,强烈的刺激从龟头传到全身,但女人的静香更是强烈,子宫的麻痺使全身颤抖,连大脑都快要爆炸。

宇津木仍旧猛烈抽插,用力顶到子宫口上,龟头在膣壁上磨擦。

静香死命的抱紧长椅,同时拼命的摇头,强烈的慾火要把身体烧焦,而且屁股开始淫靡的旋转,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慾。无法忍受快感在身体里奔驰,嘴里不停的发出淫声浪语。

「啊…饶了我吧…太强烈…我快要死啦…」静香这时又达到高潮,而且是连续性的大波浪,一直在高潮上没有退潮的现象。

「我就算再干二十分钟也不会有问题…」

「啊…不行啦…真的要死啦…」静香从紧闭嘴角流出口水拼命的哀求。

「好吧,但妳要照我的意思说出来。」宇津木停止抽插的动作,然后趴在静香的背上,在耳边说几句话。

「不…不要…」静香的脸色更红也更拼命摇头。

「我是不会强迫妳说的。」宇津木又开始猛烈做活塞运动,而且用拇指揉搓肛门,龟头在子宫口猛烈磨擦。

「啊…受不了…我说…」

「既然要说,就要说清楚一点的让学生也听清楚。」

「求求你…把你火热的精液…喷在我的阴户里吧…」

静香说出来的话,使守在身边期待她说什幺话的贡也脸红起来。平常上课很正经的老师,怎幺会说出这种话,这是贡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好吧,我就接受你的要求吧。」

宇津木说完,上身微微向后仰起,这一次是由上往下冲击,开始猛烈的动作。

「啊…唔…好…」

宇津木照自己允诺的话,开始向射精的高潮奔驰,每当肉棒插入时,静香就变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啊…」

当肉棒做最后一次进攻时,剎那间静香的双脚离开地面,因为到达子宫口的力量太过强烈。

「啊…我…的阴户…快要溶化了…」

就在静香的全身失去力量时,宇津木的火热精液喷射在子宫上。

在宇津木和贡穿衣服时,静香仍旧软绵绵的趴在长椅上,双手垂在下面,也没有想要取下眼罩。

「仓桥老师,请不要忘记妳最后说的那句话,妳说,『求求你把火热的精液射在我的阴户里…』是妳这样恳求我的,当妳想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时,最好记得这一句话,把嘴闭紧一点。」

宇津木说完就打开内锁,关灯。然后留下赤裸的静香在里面,和贡一起泰然的走出去。


二、暴露

宇津木洋介和一宫贡第一次见面,是他们準备强姦的学校教师仓桥静香一週前
的事。那天宇津木到贡的家时,首先看到一宫家豪华的大门不由得皱起眉头,好像
法国电影的黑色大铁门,石墙围绕宽大庭院的西洋式建筑洋房。

宇津木心里想,要做多少坏事才能盖成这样的豪华宅邸,按下门边的电铃。

「看到我老爸手里的钞票,你就爬来了吗?」

「……」

「我不知道你能拿多少钱,最好放聪明一点,不要以为你能教育我。」

贡和宇津木一见面,就露出锐利的眼光。

贡的房间大概有十五坪,但只有书桌和书架,床和衣柜,不像现在的高中生墙
上贴满海报,在书架上没有看到一本参考书。

宇津木立刻对贡产生兴趣。

在书架上排列的是外国纯文学与诗集。而且也不是全套的,好像是自己选择喜
欢的部份买回来的。

宇进木从直觉中知道他是纤弱而孤独的少年。虽然贴上不良少年的标籤,但他
的眼睛仍旧很清澈。

「大家都捲起尾巴逃走了。」

「哦!过去都是有尾巴的家伙来教你吗?」

「什幺?你想找我打架吗?」贡露出狠毒的眼光,用不满的口吻说。

「有人找你打架你就接受,真的对打架那幺有信心吗?」

「不错,凭我过去的架就足够拿到毕业证书了。」

宇津木对贡觉得更满意。

他不是想搞团体的人,也没有染上资本家的气息,都使宇津木产生好感。而且
和现在一心一意想考大学的高中生比较,他是单纯又不懂要领。从贡的内心里散发
出,反抗大人骯髒社会的纯真少年的精神。

「我做家庭教师,就要听一听你打架的战绩。」

「你开什幺玩笑。听那种事做什幺?」

虽然还是挑战的口吻,但贡也露出意外的表情,同时他也看出宇津木和过去的
家庭教师完全不同。

「听说你在国中还保持前几名,但进入高中后就完全不用功了…我要教这种小
子不知道过去的事怎幺能教?」

「你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我不会上你的当,你也不过是看我老爸手里钞票来
的人渣。」

「也许是吧?我确实觉得这件事很不错才答应的,每週教三天,一个月学费三
十万,能让你考上一流大学,谢礼就是三百万…可是我觉得你跟我有很多很像的地
方。」

「我像你?开什幺玩笑!我有什幺地方像你这种人渣。」

「就是不满意这个社会…我不满意你的父亲,对这样大的豪门宅邸也不满意。
但是从这个不满意的社会来看,我和你都是没有用的家伙也是一样。」

霎那间贡说不出话来,锐利的眼光也少许和缓。

「所以,你就能教我了吗?」

「当然,一切还是要你,不过我也不把你父亲的钱看在眼里,我们来做一次交
易如何?你承认我是你家庭教师,我就帮你想要做的事…现在有没有什幺计划中的
事?」

贡再一次仔细地观察宇津木。然后以敏锐的直觉,发现宇津木和他是一样的份
子。

「有…但不是很简单的事。」

「说说看,是打架吗?」

「我说过,我以经拿到打架的毕业证书了…我是要强姦高中老师…这件事你也
肯和作吗?」

「没有问题,你要把详情告诉我。」

「她是叫仓桥静香,是教地学的老师,只是美丽的混蛋女人…」

贡开始说出来。

实际上他真正恨的不是这个女教师。他不满意的是今年秋天準备和仓桥静香结
婚叫三枝的国语教师。

三枝也是生活指导员,特别注意不理校规的贡。而且是特别注意贡,想找机会
开除他而对贡做监视行动。这种态度当然使贡感到不满。

任何学校都会有一、二个这类的教师,而这种人偏偏喜欢做生活指导员。尤其
是这类的的教师,大多是死抱教条主义的顽固份子。向正在青春期的学生们认真说
教校规或道德等…

照贡的说法,三枝正是这样的人。就好像把学生开除才是他感到有意义的事,
两年来因为吸菸或喝酒被开除的学生就有七人(注:真是大变态)。可是最近三枝
的未婚妻仓桥静香发生车祸。而且是因为静香漠视红绿灯引起的车祸。

所幸还不至于有人受伤,但再加上贡知道车祸当天,三枝在校舍屋顶发现吸菸
的学生,并向学校要求开除那学生时,使贡想报复三枝,方法就是强姦仓桥静香。

「怎幺样…愿意帮忙吗?」

「我能理解你对那种教师的愤怒…我愿意帮忙,顺便好好给你做性教育…」

宇津木就像陪他买东西一样,轻鬆答应了贡的计划。宇津木和贡的关係就宣告
成立。

自从强姦仓桥静香以后,二人的关係迅速变密切。贡承认宇津木是家庭教师同
时也认真用功。

「又发现一个需要处罚的女人,老师,你说这一次该怎幺办?」

在强姦完仓桥静香约十天后左右,贡向宇津木提出来。自从那一天以后,贡就
对宇津木尊称「老师」。

「这次是怎样的女人?」

「是我班上一个叫平原的同学的母亲。不过看起来很年青也很美。」

「这位欧巴桑有什幺罪状呢?」

「高中的后门入学。」

「你同学的母亲为什幺要做高中的后门入学呢?」

「走后门的是她的儿子,不要小看我们学校也算是升学率很高的。她说儿子的
学历不太好,利用家长会干部的身份,用钱和色要求教务主任帮忙。」

「看起来你那所高中也不是什幺好学校。」

「凡是学校都差不多是一样的。」

贡说完就从抽屉拿出一张信件的影印本交给宇津木。

信是写给田中圭三,写信人是平原美代子。田中圭三是教务主任,平原美代子
是同学的母亲。

信的内容确实是表示要求后门入学。

「这样重要的信你是从那里得到的。」

「从教务主任的西装口袋。」

贡把他去教务主任室的情形说给宇津木听。

当时教务主任正好不在房里。贡看到挂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口袋内有一封信露
出来快要掉下去。

好心想要把信塞回口袋里时,看到写信人名字是平原美代子。

同班的平原孝史是害同学也要拿到好成绩的人,而且传说就是他,向三枝告密
吸菸的同学。就是这个叫孝史的母亲写给教务主任的信。贡的心里产生疑问?

于是就把信偷来。

「你把信放回原处了吧?」

「嗯…教务主任的房里有影印机,所以我拷贝后把信放回原处。教务主任做梦
也没想到有人看到那封信了。」

「在旅馆的房间见面真不简单。」

在信的上面写明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这种事非处罚不可吧?」

「虽然正义不值一毛钱,但处罚是很好玩的事。」

两人又像强姦仓桥静香一样凝定周详的计划。

对平原美代子和教务主任的处罚就在四天后的星期六下午实行。

两人就在旅馆的大厅等待。这一家旅馆是一般商业用兼幽会用的地方,有很多
人进出。

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二个人。他们也知道幽会是在三楼,也知道房间的号码。

先来的是教务主任田中,在约定的十五分钟前到达。好像不是第一次幽会,没
有战战竞竞的样子,在柜台拿到已经预约好的钥匙就向电梯走去。

二个人先从楼梯跑上三楼。等到教务主任拿钥匙开门的同时,贡从他的背后拍
他的肩膀:「呦…这不是教务主任吗?」

田中惊慌的回头看到贡时,露出慌张的眼神:「哦,你是一宫…你为什幺会在
这里?」

「主任为什幺会在这里?和什幺人有约会吗?」

「不,没有什幺…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你可以走了。」

「不,我不能走。」贡的口吻突然变成讽刺的口气。

「你说什幺?」

「还有什幺!不要站在这里了。不方便吧,还是快点进去吧。」

当贡这样说时,宇津木打开房间的门。

「你们…我要叫人来了!」

「你敢叫就叫吧…不过要先想一想你来这里的目地吧。」

贡把教务主任推进房里,宇津木也跟着走进去,关上房门从内部上锁。

里面的房间有二间,三坪左右的客厅有沙发,六坪的卧房有双人床。

「一宫…你究竟想做什幺?」

「你不要开玩笑,要做什幺的是你。」

贡一面说,一面一拳打在教务主任的心窝上。这一拳非常猛烈。田中发出痛苦
的声音,抱住胸口跪倒在地上。

「你还是老实一点吧,一切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贡抓住田中疏落的头髮拉起他的脸,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塞在嘴里。宇津木从后
面迅速解开领带,用领带捆绑双手。

「现再只等平原阿姨来了。」

贡最后从带来的皮包里拿出麻绳捆绑教务主任的上半身,然后把它他推倒在卧
室的地上。

「顺便拉下他的裤子,露出他的下半身吧。」

宇津木说完就到浴室在浴缸里放热水。

不久后听到敲门的声音。

「果然很準时。」宇津木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去开门。

平原美代子是穿有花纹的象牙色和服。散发出化妆品的芳香,以为是教务主任
替她开的门立刻走入房里。

「嘿嘿嘿,真抱歉,田中主任不能来亲自迎接。」

突然手被用力向里拉,美代子的身体站不稳的摇晃。

「啊…你是谁?」

「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教务主任早就在卧房里等妳。」

宇津木拉着美代子到房里。

「啊…啊…」

美代子的视线转入卧房,发出紧张的叫声。她看到上半身被捆绑下半身赤裸倒
在地上的教务主任。

「妳今天打扮得真漂亮。」看到豔丽的和服,贡用嘲讽的口吻说。

「你…。你们究竟是什幺人?」美代子的脸色苍白,吓得牙根都合不拢,一面
问一面颤抖不由得蹲在地上。

「处罚坏人的黑暗界法官。」贡在嘴里露出笑容说。

「……」

「妳没有话说了吧?用钱和色安排后门入学的尾巴已经被抓到了。」

美代子虽然很狼狈,但好像埋怨洩出秘密似的向田中看了一眼。

「可是,这所高中是需要花大把的钱进去的学校吗?从教务主任到没有一位像
样的老师,当然妳的儿子孝史也不是什幺好学生。」

「你们…要我们怎幺样呢?」美代子知道贡是儿子的同学显得更慌张。

「没有怎幺样!刚才已经说过,我们只是来处罚妳而已。」

贡说完就抓住美代子的手推进卧房,推倒在双人床上。

美代子完全没有反抗。田中已经被捆绑,还暴露出下半身倒在地上。他大概是
已经判断出,反抗只是会遭受皮肉之苦而已。所以只是用眼睛很小心的观察二人。

「没有想到妳特意穿着和服来被强姦,实在是太好啦…」紧张的情况告一段落
时,宇津木用批评的口吻说。

美代子是正如贡所报告的,确实是美女,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年轻的多了。通
常把头髮梳高穿和服时,看起来往往会老一些。实际上又有高中三年级的儿子,就
算二十岁生儿子,也应该有三十七、八岁了。可是因为美貌的关係,看起来只有三
十二、三岁而已。

她有鹅蛋脸,豔丽的感觉胜过文雅。嘴角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好像代表她的
好色。下颚尖尖的也表现出性感。眼睛是有双眼皮的凤眼。鼻樑高挺,眉毛画出美
丽的弧度。

「贡,她难得穿很性感的和服来,立刻脱光衣服实在太可惜,就这样把她双手
绑在床上做出像马的姿式吧。」

宇津木这样说时,不等贡强迫她,美代子就很顺从的听宇津木的话。

「把衣襬撩起来露出屁股吧。」

贡来到美代子的背后蹲下,就好像欣赏美术品一样,用很慎重的动作慢慢拉起
衣襬。

撩起衣襬时贡的心跳加快。可能是近年来很少见的关係,白色的短袜显的特别
性感。

脚踝很细,肌肤像白磁一样光滑细腻,如果从开始已经暴露出来就不会有强烈
性感的小腿,现在也会煽动情慾。粉红色的围腰是只有穿和服才能看到的性感。

暴露出丰满的大腿时,很想用手抚摸。

在撩起到大腿的一半时,贡实在无法忍耐,恨不得马上看到有三角裤包围的完
全成熟的女人屁股,立刻连围腰一起拉到腰上。

贡原本以为会出现粉红色的三角裤。可是在他面前出现的是没有穿内裤的雪白
丰满屁股。

「原来没有穿内裤…」

「穿和服的女人,通常都不会穿内裤的。」看到贡惊讶的样子,宇津木给他解
说。

「可是没想到欧巴桑会有这幺漂亮的屁股。」

「不错,这一类的欧巴桑关心的只有孩子的成绩与性交,所以,不只是屁股,
全身都会冒出性慾…把她的双腿分开大一点看看阴户。肯定是性交太多,阴唇都变
成黑色的了。」

听到宇津木这样说,贡就在美代子的屁股上打了一掌,好像表示要她听宇津木
的话。

美代子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双腿分开,这样把双腿间的花园展露在自已
儿子同学的面前。

「怎幺样?比起那个在地学準备室里看到的仓桥静香的阴户,更成熟、用得更
多吧。」

宇津木故意说出静香的名字,然后观察倒在卧房角落的教务主任的表情。

教务主任就像坏掉的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但这一霎那微微张开眼睛,很明显
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平原美代子一样也露出惊讶的表情。从宇津木的话中很显然的知道仓桥静香在
地学準备室被这二个人姦淫。

在美代子的脑海里出现美女教师的面貌。想起站在讲台上经常表现自信的女教
师仓桥静香。同时因为自己的阴户和静香的阴户受到比较使她产生无法形容的兴奋
感。

「真的…确实有用过很多的感觉。」

「已经成熟到极点,颜色已经变成黑色了吧?」

「没错。应该说像土色,而且阴唇非常肥大,从沟里隆起,…老师,你也过来
看看吧。」贡蹲在美代子的屁股下说。

「啊…那样…羞死啦…」

「有什幺好羞的。该羞的是妳们的心!」

贡这幺说完以后就在雪白光滑的屁股上又打了一掌。

「好吧,让我看一看究竟是什幺样的淫邪阴户。」

宇津木来到贡的背后,向分开的大腿根看。

「原来,用过十年以上大概就会变成这种样子啰!」

「大概每一个人的情形不一样,有没有生过孩子就有很大的差异,还有体质…
而且和过去性交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关係。」

「这样看起来,确实是干得太多了。大阴唇的阴毛都磨断了。」

和仓桥的阴户比较,美代子大阴唇上的阴毛确实短一些,而且疏落又淫秽的捲
曲着。

「啊…求求你们…不要说了…」

被羞辱感使美代子的身体都紧张,但还是忍不住要幻想静香的阴户。想到那个
平时做出神圣不可侵犯模样的女教师,原来也受到这些男人的凌辱时,心里甚至于
觉的很爽快。

不知道是怎幺样凌辱的?这二个男人有没有对静香说出淫邪的话?仓桥静香听
到以后会做出什幺样的表情?如果是我只要听到那样淫靡的话,下半身就会感到骚
痒。那个装出自信派模样的女教师也一定兴奋淫乱…

说不定二个人是轮姦的,那样…真叫人羡慕。虽然不希望用暴力,但是被强姦
还是很够刺激…

说起用钱和色达到从后门入学的事,决对不能公开出来…如果他们二个人的目
地是强姦那就更好了,给他们身体就能解决问题…我也能同时享受到快感…

平原美代子本来就是假装表现贤妻良母的淫乱女人。

「啊…不要…!」当贡用手把她的阴唇拉开时,美代子发出羞涩的叫声。

「奇怪,已经这样湿淋淋了,结果嘴里还说不要。」

「没错,你也要知道女人的不要,是被动的反抗。」

「那幺…不要停止的不要呢?」

「那是非常猛烈的被动反抗…。你看吧…不久后这位欧巴桑就会不停的说不要
停止。本来是只要用钱就能达到目地的,但还答应教务主任的好色要求,实际上她
本来就是淫乱的女人。」

「那幺,姦淫她反而使她高兴就不是处罚了吧。」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